请输入关键字

手机app下载

NEW CENTER

手机app下载

【b站】当AI“音乐裁缝”横行互联网 超200名音乐家联名信背后的“焦虑”

发布时间:2024-07-25 05:41:06

每经记者 杜蔚  温梦华    每经编辑 杨夏    

上世纪90年代以来,音乐裁缝随着互联网和数字技术的当A的焦兴起,《数字千年版权法案》等版权保护法案开启了现代数字音乐版权保护的行互序幕。而当AI技术浪潮来袭,联网虑全球音乐人也遇到了新的超名版权难题。

“我们呼吁,音乐b站AI开发者、家联科技公司、名信平台和数字音乐服务商停止使人工智能(AI)侵犯及贬低人类艺术家的背后权利!”4月2日,音乐裁缝比莉·艾利什(Billie Eilish)、当A的焦妮琪·米娜(Nicki Minaj)等超过200位国际知名音乐人联合发布的行互一封反抗AI的公开信引发关注。他们中不乏享誉乐坛的联网虑巨匠,有人拿过格莱美奖,超名还有人捧回过奥斯卡小金人。音乐

公开信主要内容 图片来源:艺术家版权联盟网站

这封联名信如同一个个有力的音符,迅速在全球音乐界激起涟漪。“海外音乐人之所以站出来反抗AI,并非无的放矢。”深耕音乐创作领域多年的好事文化工作室创始人武婧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指出,如果是以牺牲和侵犯创作链条上的音乐人的合法权益、破坏音乐生态系统来作为代价,站在从业者角度,知网肯定是不能接受的。“但凡事都存在两面性,不断被数据驯化的AI,也可以帮助从业者找到一些最优方案。”

多位受访者向记者指出,当下在中国市场也充斥着越来越多使用音乐人的歌曲、歌手的声音来训练,让AI作曲、AI翻唱的产品。正如,AI王心凌唱《套马杆》、AI孙燕姿唱《七里香》一般。

这场海外音乐人率先爆发的AI抗议,引发了众人的思考,什么才是AI动不到的“蛋糕”?在全面拥抱AI的时代,音乐人又该如何保持自身的独特性?

超200名音乐家呼吁“防止AI的掠夺性使用”

“停止贬低音乐价值”,此番超200名音乐家的联名信,足以见得AI在音乐圈掀起的地震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在上述联名致信的艺术家中,不乏多位格莱美奖提名或获得者;也有不少联名致信的艺术家是环球音乐等著名音乐厂牌的合作方。例如,优酷比莉·艾利什为电影《芭比》演唱的主题曲《What Was I Made For?》获得第66届格莱美奖年度歌曲、第96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原创歌曲等。

《What Was I Made For?》在豆瓣上的评分高达8.9分 图片来源:豆瓣音乐

在上述众多知名音乐人看来,负责任地使用这一技术,AI具有的巨大潜力会增进人类创造力,推动行业发展。但不幸的是,他们日渐发现,一些平台和开发者正在使用AI去损害创造力并削弱艺术家、词曲作者、音乐家和版权所有者的利益。

“不负责任地使用AI,就会对我们的隐私保护、人格身份、音乐创作和我们的生计构成巨大威胁。一些最大和最强的公司,未经许可,使用我们的作品来训练AI模型……对于许多努力维持生计的音乐家、艺术家和词曲作者来说,这将是灾难性的。”上述音乐人在公开信中如是说。

音乐人们担心,如果不加以控制,AI可能会成为一场行业的滑坡起点,将整个行业推向一个低标准的深渊,因此必须防止AI的掠夺性使用。

事实上,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,用歌手的声音来训练AI,随后让AI来翻唱歌曲,早已屡见不鲜。

去年,“AI孙燕姿”一度爆火,五花八门的相关视频让人眼花缭乱,其中,AI孙燕姿翻唱的《发如雪》《爱在西元前》不少视频播放量超百万。随后,被“创作”的其他AI歌手也如雨后春笋般相继出现,例如AI周杰伦、AI林俊杰、AI许嵩等。

去年孙燕姿曾在个人博客中回应“AI孙燕姿”。 图片来源:孙燕姿个人博客

“音乐裁缝”横行互联网“稀释”音乐人收益

“现在各大平台上的‘音乐裁缝’不少,他们和AI创作的东西,颇具迷惑性,普通听众很难分辨。”一位音乐行业人士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泛滥的AI“声音”开始逐渐“稀释”音乐人的收益。

武婧的团队有百余人,长期从事音乐创作,目前工作室已有6000余首作品,在业内小有名气。她告诉记者,“现在音乐创作门槛很低,音乐从艺术作品逐渐变为了娱乐工具”。

“AI的优势在于高效、便捷、精准,前提是支持的数据模型足够健全和庞大。”武婧认为,AI创作的初衷是好的,但倘若一个音乐作品的诞生,只是为了上述三点,那么创作人“可能就不再是抱着做艺术品的心态来创作音乐了”。

多位受访者向记者指出,驯化AI的方式是现在业内最棘手,也是最有争议的问题。“如果是以牺牲和侵犯创作链条上的音乐产业人的合法权益,破坏音乐生态系统来作为代价,站在从业者角度,肯定是不能接受的,毕竟创作者在保护相关权益的道路上已经很难了。”武婧表示。

所幸的是,就目前而言,业内人士认为,短视频上的AI作品,对热歌冲击更大,但对于靠艺术性和品质性取胜的歌曲来说,尚未形成过分的担忧。

今年刚刚诞生的作曲AI Suno上已经充斥着大量用户生成的AI音乐作品。 图片来源:Suno

“作为音乐创作者,难道我们不想坚持自己特有的音乐风格么?难道不想做更有品质更发人深省的音乐作品吗?”武婧向记者直言,绝大部分从业者会更愿意坚持做艺术化的作品,“毕竟创作者都怀有一颗创作的初心。但现实又来了,如何平衡音乐作品的艺术价值和商业价值?单做音乐创作者或者是音乐商人,可能都不能给出最佳方案。但不断被数据驯化的AI,或许能帮从业者找到最优方案”。

AI引发的矛盾,也让版权方与平台“撕破脸”

而今,AI作曲、AI翻唱犹如打开了潘多拉盒子一般,日益“盛行”后,让原创音乐、歌曲背后的持有者苦不堪言。

作为全球最大音乐版权方,环球音乐集团(以下简称环球音乐)掌握着乐坛热门音乐版权的大半江山,它也是受到AI之扰的“重灾区”。环球音乐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数字官迈克尔·纳什(Chief Digital Officer)认为,AI是会掠夺的危险新事物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从环球音乐方面获悉,此次海外超200名签署反抗AI公开信的音乐中,比莉·艾利什、妮琪·米娜、凯蒂·佩里(Katy Perry)等多位著名音乐人均与环球音乐有合作。

妮琪·米娜也是环球音乐旗下音乐人。 图片来源:环球音乐官网

记者还了解到,早在2023年3月,环球音乐就通过邮件敦促包括Spotify和苹果(Apple)在内的流媒体平台,应切断开发者使用其音乐来训练AI的途径,防止人工智能服务从其受版权保护的歌曲中抓取旋律和歌词。同年4月,环球音乐方面称:“我们对我们的艺术家负有道德和商业责任,要努力防止未经授权使用他们的音乐,并阻止平台吸收侵犯艺术家和其他创作者权利的内容。”

尽管迈克尔·纳什认可AI能帮助艺术家分析全球不同市场的受众,优化音频制作中的技术参数,提高年代久远的音乐作品的收听体验;并坦言,环球音乐也在拥抱AI,“目前我们已经拥有了三项人工智能专利,其应用场景并非关注于音乐创作,而是更重视在当下的参与型经济中,如何帮助艺术家扩大受众群并更好地维系用户”。

但迈克尔·纳什坚决反对,AI非法下载音乐或从流媒体平台翻录歌曲。“因为这意味着侵权,而一旦侵权,版权所有者就可以拒绝给予训练AI的许可,这种行为也违反了平台的服务条款。”

由AI引发的矛盾,也让版权方与平台剑拔弩张,环球音乐甚至不惜为此与TikTok“撕破脸”。2024年2月初,环球音乐从TikTok下架约300万首拥有录音版权的歌曲后,3月1日,环球音乐版权管理集团也从TikTok上下架了近400万首歌曲。自此,泰勒·斯威夫特(Taylor Swift)、贾斯汀·比伯(Justin Bieber)等艺人作品在TikTok上彻底删除。

环球音乐在官网发布声明称“TikTok正试图建立一个以音乐为基础的业务,而不为音乐支付公平的价值”。 图片来源:环球音乐官网

在谈及为何不与TikTok续约时,环球音乐方面表示,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,TikTok允许其平台充斥着由AI生成的录音,并且还在开发工具用来支持、推广并鼓励在平台上进行AI音乐创作,“随后还要求一项合同权利,该权利将允许这些内容大量稀释人类艺术家的版税池,这种做法无疑是在支持用AI取代艺术家。”

站在从业者的角度,武婧则认为,身处AI时代,以后对音乐人的招聘信息可能会要求熟练掌握各种AI软件,“但同时,经典永远不会落伍,音乐人得具备做出一首经典作品的能力”。

在武婧看来,AI目前还是根据人的意志来驯化的,“最终能渗透到产业的多少只是时间问题,具体要看拐点在哪了”。

封面图片来源:每经记者 兰素英 摄